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死小孩和死小孩如何谈恋爱②

我的天呐我觉得我写的好差啊qqqqqqaq

这点儿事我叨了这么多,不行我得把事搞起来,下一次更新吧

下一次什么时候呢?我也不知道啊【你


上午八点三十。

裹着毛巾被的路明非睁开眼睛,他艰难的滚了一圈,差点儿滚下床。

用两根手指拈起手机搁脸边再摁亮,八点三十五。

你要振作路明非,你再不起来是会被伊莎贝尔看见你这个怂样的。

啊她不是看过你好多怂样了吗,哦大裤衩还没看过。

.....这个还是不要了。

他挪起来洗漱,在五十换好衣服出门。伊莎贝尔正在宿舍楼外等候。

布加迪威龙静候在她身旁。

看起来真像美女与野兽什么的,路明非一边乱想一边走过去,就是这个美女比野兽还要彪悍。

嘛这个学校颜值和能力成正比,你看诺诺老大小师妹......楚子航。

行了我认了我走不出这个圈了。

路明非强迫自己清空满脑子弹幕,对着伊莎贝尔微笑,“辛苦了。”

“这是应做的,”伊莎贝尔拉开车门,“上车吧。”路明非钻进去,伊莎贝尔启动了车。

从宿舍楼到病房的距离不远,路明非不过对着车窗发了会儿呆,伊莎贝尔已经利落的停下车,提醒他,“主席,到了。”

“哦哦,”路明非急忙从放空状态返回,“你先回去吧,我可能要待久点,有事发信息就好。”

伊莎贝尔微微颔首,升上车窗,布加迪威龙平稳的消失在远处。

这不是路明非头次进病房,他就没少进去过,看别人啦自己躺啦,但是这次不一样。

路明非崩溃的发现自己如同马上要被拉去打疫苗的小男孩,慌张而又跃跃欲试,激动的心跳从心脏向四面八方扩散。

他艰难的挪动步子,尽管站会儿会更平静但也更容易被当成神经病。学生会长瘫在病房门口这种事情太有爆点了。

所以根源是这群有血之哀的爬行类混血为什么那么八卦?

“探望许可。”

清凌的女孩嗓音打断了路明非的天马行空,他已经在楚子航病房门口了。

大角鹿雄浑激昂地在他心口跑动,他勉力压下原地起跳的冲动,敲了敲门。

很奇怪,诺玛报备的声音足以门内外的人听见,可路明非还是敲了门。

小心翼翼状态满点。路明非腹诽,紧接着听见了那个声音。

“请进。”

楚子航的声音并没有超出同年龄的特点,青年人的沉稳和一贯的冷意。

路明非眼却开始泛热,他轻微的抽抽鼻子,伸手推门,“师兄好。”

楚子航靠坐在床头,绷带仅在手臂窥见一角,看来头部没有什么影响。

比地下铁那次强多了。

楚子航对他打了个招呼,“你来了。”

路明非忙不迭的接上,“对来了师兄你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天知道路明非刚刚尴尬的想把脸在地上摩擦。他打完招呼之后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跟那对儿黄金瞳对视了快十秒钟。

楚子航摇摇头,说“好的都差不多了。”

“那施耐德教授前两天来接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走?”路明非心明嘴快的说出这句话之后想打自己的嘴。怎么净问这些啊!是说这些的时候嘛!你跟你师兄久别重逢你又正好蠢蠢欲动谈些忆往昔恰同学少年多好啊,结果你坑坑巴巴跟个没话找话的麻瓜一样。

好吧我也就是没话找话。

路明非开始痛恨自己的临门一怂。

“我...不知道,”当得起新任校董学生时期的宿敌先生脸上露出堪称迷茫的表情,这对路明非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他见过杀心爆表的楚子航,也见过温和懂礼的楚子航,甚至见过八卦鸡婆的楚子航。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人都有着目的,有前进的方向。

大角鹿开始躺下卖萌了,并且大喊:“啊啊啊啊啊啊。”

见鬼你是头鹿啊!

路明非接起楚子航的话尾,“不知道?”接着对方末尾的几个字追问,是种很简单的诱导谈话,不算什么很好的聊天技巧,但深陷蠢蠢欲动和尴尬深渊的路明非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对...我就是...我明白教授来接我,他没有问题,我也没有问题,可我不想,”放空的黄金瞳蓦地聚焦,注视着路明非,“我不信他。”

我不信他。路明非几乎不敢相信这是楚子航说出的话,他说出这句话的口气就和被询问为什么不喜欢粉色喜欢黑色的孩子一样。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没有理由的理所当然。这可是一向以理性著称的楚子航诶!

不过...路明非脑内飞快的转过和楚子航一起时的情况,发现这尊杀神在跟自己相处时不是八卦他感情情况就是为他扫清障碍。

......仿佛galgame里帮男主助攻多次的好基友一样。

不这太可怕了,我给师兄提鞋...提刀还差不多。

脑速总是快于时间流速的,路明非这边脑内开完了剧场,再张嘴也不过隔了几秒钟。“可是师兄你也不能总躺在这里啊,我给你捞回来的信不信我,我给你送过去?”

黄金瞳眨了一下,“好。”

恭喜你!攻略橘右京线达50%!

我只是说说而已啊!又不是真打galgame! 路明非苦大仇深的抹去蜜汁攻略线,抬手撸表。

九点二十。他微皱眉头想了想执行部宿舍离这里多远,盘算了一下直接把楚子航架过去的可能性。

不可行。楚子航一身病号服不说,宿舍还是不是他的宿舍都两说。想到那个中东狮心会长他都头大。

那就挪到自己宿舍好了。对于这个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路明非很满意。他清清嗓子,“师兄这样吧,你要不搬我那儿住一阵儿?芬狗早跑了你也知道,要是行的话我回去写个报告收拾好明天来接你?”

楚子航点点头,顺手递给路明非一个苹果,“那明天见。”

路明非接过苹果,吭哧啃了一口,“回见!”他扭身走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喜悦,门口诺玛架设的武器装备被这个躁动男人的动作幅度刺激的进入警备状态,刷完权限卡后再次沉寂。

楚子航看着自己的手,阳光照在上面。

柔软的温暖啊。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