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死小孩和死小孩如何谈恋爱①

讲道理再吞排版我就装死给你看X

找回师兄存在感之后的事。

奥丁欧哇哒!

 

 

 

路明非有点慌。

而这种慌并不源于芬格尔那个死狗在论坛上发的“震惊!前狮心会会长另有其人!且与学生会主席关系匪浅!!!”这样的标题。

说起来芬狗起名水平足够他加入UC浏览器...不,是干翻UC浏览器了。

跑题了。路明非撸了一把脸感叹起自己这种兔子一般跳跃的思路。兔子尾巴是很难抓的,它会在所有出人意料的地方消失或者出现。

与之相对的就像是笔直的公路或者弹道什么的....楚子航。

完了。路明非把脸埋进手里,兔子尾巴溜了一圈溜回来了。话说富山教员说的真对啊,自己一定是对楚子航有相当大的执念才没能被删除记忆。

可是这种超越常人的执念要怎么解释?

说我跟师兄是老乡还有过一起屠过龙的交情那感情肯定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咯?

那这么说芬狗恺撒老大也跟自己一起屠过龙啊?

恺撒老大还跟自己有过共躺一地板的交情呢!

老大胸肌我都用脸感受过的!

......等等这个炫耀方向不对。这样听起来更像基佬了。

完球了。

这时脑内还不由自主的反馈出他一人勇扛前狮心会长和前学生会主席的画面。大脑还非常称职的让他回忆起来当时的触感。

沙漠般燥热的恺撒和清凉无汗的楚子航。

清凉无汗的楚子航的触感覆盖了他整个大脑。可能是夏天到了。

夏天到了你看到芬狗这个标题还戳进去还居然看到两人同框照片感到了胸闷气短小鹿乱撞?

你完了路明非,借口也别找了,我代表弗丽嘉*宣判你已经是个基佬了。

哎呀不就是弯了嘛活了二十大几了下过海陷过地还上过天屠过龙还没见过搞基啊?

不这种事情一下子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一时还是很难做的。

路明非就手拿手机脸埋手一姿势进行了深刻的思考,直到伊莎贝尔担忧地问他:“主席,您是昨晚没休息好吗?”

该死又在例行会议上刷论坛还走神了。

“不不不,只是稍微有些困,继续。”路明非赶忙端正态度,“刚才说到哪里了?”

“关于前狮心会长的后续事项处理问题。”一个目光炯炯的仁兄看着路明非回答,伊丽莎白点头表明所说就是此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路明非内心翻出一个白眼说:“这些事情不是由执行部那边接手吗,我记得楚子航之前就是执行部专员,怎么,出什么变化了?”

“楚子航对执行部那边派来接手的人表现出很大的抗拒,医生说可能是防备心理过重。”炯炯兄回道。

“执行部那边派的谁?”路明非问了一句,他看着炯炯兄越发发光的眼神,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执行部部长亲自去的,据说是楚子航学生时期导师。”炯炯兄激昂的回道。

你不用这样啊!你是察觉到什么吗!路明非清了清嗓子,“这样啊,伊莎贝尔,”他扭头看向蕾丝白裙少女团兼秘书伊莎贝尔,“明天上午我去看师兄...楚子航一趟。”

“明白了,行程会议结束后会发给您。”伊丽莎白微微躬身,在笔记本上敲打。

“没什么事的话这次会议就到这里?”路明非扫视一周,没有看到反对意见的目光,偷偷呼一口气后说,“那散了吧。”

他率先走出会议室,伊莎贝尔跟在他身后。路明非一转身见伊莎贝尔还跟着,说:“我就回寝室,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伊莎贝尔紧了一下手里的笔记本,“那主席明天见。”

“明天见。”路明非冲她摆摆手,转回去走向寝室楼的方向。

 

 

路明非盘腿坐在床上。

路明非穿着条大裤衩盘腿坐在床上。

路明非没开空调穿着条大裤衩盘腿坐在床上。

真是太刺激了。路明非想着,他回来后扒开平板看到伊莎贝尔发来的行程安排。

上午九点去看楚子航。

尽管明天去看楚子航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可猛的看到结果心还多跳空一下。没想到自己也有因为为了去看楚子航心惊肉跳的一天。

呸什么心惊肉跳,啊可是也没什么别的形容词了。

他想起过山车事件之后的探望,楚子航被埋在花丛中,周围站了一圈狮心会干部,他一个人不尴不尬的在一边呆到人走光,还被楚子航赏了几句话。

最后被芬狗的消息打击成刘皇叔,暗恋走到尽头。

那次也没这样的心理波动啊?哦那时候自己还沉浸在师姐要嫁了还是老大这种惨绝人寰的消息里,还是直的。

嗨呀,好气啊。

寝室门外发出细小的哔嚓声,吓得路明非赶忙抓过毛巾被裹上,一个弹跳摁开空调开关。

再偷偷摸摸的潜行到门后,侧耳听。

只是风声而已。

路明非三步做两步躺回床上。真不是他神经质,芬格尔自插手寻找楚子航一事后,心安理得的重回新闻部,前两天还带领马仔们突入他寝室偷拍他大裤衩照。

真是不防都不行,这家伙还不住他对面了,搬到了执行部专员宿舍。

路明非调整了一下毛巾被裹法,脸朝墙,确保从窗外也拍不到什么之后,合上眼睛。

先躺会儿。

tbc

*:弗丽嘉是北欧神话中掌管爱情的神。


评论 ( 7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