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嗜睡

二月五的题我到现在都没写完……我药丸。
@all叶深夜六十分
先放着能写完就写不行就这(x)
世邀赛背景赛程都我瞎编跟官方有冲突就当你们看不见好了。
暗恋x3 欧欧西x3
禁转。
走你。

  自从第一届世邀赛圆满结束后,叶修算是彻底退出了荣耀联盟。
  当然也推掉了冯主席想让他当第二届世邀赛领队的意愿。
  冯宪君当时单独把叶修叫到办公室,绕圈说了好久,意思是看能不能通过迂回战术让叶修心软,再当一次领队。
  等他一口气说了半小时,端起杯子喝茶水解渴时,叶修一个直球发过来,毫无回旋余地。
“主席您这意思我明白,这领队我不当。”
  前半句,冯主席听的满心欢喜,心说这小子终于让我省心一回。后面半句出来,他差点把到嘴的茶水给吐回杯里。
  差点被茶水呛着的冯宪君眼睛一翻,叶修立马接着道:“不为啥,年纪大了,看小孩累,您就放我回家陪点点吧。”
  好不容易喘过劲的冯宪君放下杯子,“点点?”
  “我家狗,等我那么多年挺不容易的。”
  叶修你就瞎扯淡!
  冯宪君愤怒的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和的说:“领队的人选我就去问问别人了,你要是想当随时给我说一声。”
  “诶行,我先走了。”叶修起身走出办公室并带上门。
  得,我这都明确拒绝了主席还没死心呢。领队这活,当一次,绝对不要当第二次。国家队的那群简直没办法好好相处。
  叶修坐在回家的车里想着。

  去年刚退役,拎着行李回家,搁家里屁股都没坐热叶修就又被赶回去当领队。一开始叶修还觉得当上这群的头了,可以为所欲为。哦当然这是做梦。一个二个都是为国争光,哪儿能碰。也就言语攻击一下,反正个个都是心脏,大家彼此彼此。
  可是不巧,等到了苏黎世,国家队别的人时差倒个一两天就差不多了。叶修却不。他开始老是睡不醒。除了看比赛和复盘,他平常的大多时间都在打瞌睡。要说觉多吧,他又能熬通宵研究敌方战术。可白天比赛休息时,一扭脸就能看到叶修坐在一边沙发上合着眼,手里有时还夹根烟。
  你别说,有几次没人喊他,是烟要燃尽烧着手了才醒过来。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多次发生。万一烟点燃了沙发伤着手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于是以苏沐橙为主力,喻文州为助攻,方锐黄少天张佳乐王杰希周泽楷等轮值的“阻止叶修吸烟计划”展开了。
  首先是减少叶修作为领队的工作量。喻文州和肖时钦以及张新杰三个战术大师跟叶修经过讨论后达成了除掉决赛以及处于劣势的比赛,复盘都由三人轮换总结,叶修提前写个意见就好。叶修是有抗议过的“你们这是想架空哥的权力啊。”
  被喻文州带着笑的“叶领队什么时候不会夹着烟还睡着并烫着自己,我们就不管了。”给堵的严严实实。
  再一个,限制吸烟。除非有国家队队员在旁边,否则不能吸烟。为了防止叶修私藏烟及火机,方锐和苏沐橙作为前队友把叶修房间重新收拾了一遍,把可能藏烟的地方都记下来。临回自己房间时,苏沐橙还拿走了叶修的打火机。
  “这下有烟也没法抽。”联盟女神的姣好面容勾起笑,眼睛里荡着得逞的光。
  基本步骤实施完毕。后续工作就要靠众人的维持。
  这一场比赛下来,国家队的人都养成个习惯,除叶修。总喜欢带着队服外套而不是穿着。
  没事就在中国代表队休息室,会议室,叶修房间等叶修生活工作的地方转一圈,以防叶修睡着感冒。
  中国队的这种保护领队的行为受到各国领队眼红,跟自家队员多少表露出“求呵护”的意愿。大多是被拒绝的。
  孙翔就无意中听到俄罗斯领队和队员的对话。因为当时赶着去什么采访,翻译也跟着,就给孙翔翻译了个大概。
  俄领队:“珍惜我QAQ”
  队员:“为什么要珍惜一个爱威士忌的酒瓶子?”
  搞得孙翔一见俄罗斯队就想笑,差点影响发挥。
  正式赛事一般不会安排的太紧张,越到后面时间反而越充足。众人实力欣赏到了叶修的嗜睡。
  就说有天下午,中国对法国第一场后。那天除了那场比赛中国代表队就没别的比赛了,集体窝在酒店里,队里俩姑娘一起冲到不远的商业街开始扫荡。
  其他人一开始都各回各的房间。
  张佳乐无意间经过休息室,发现叶修在里面。
  休息室特意装着落地窗和厚窗帘。现在外面阳光正好,透过玻璃洒满室内。
  叶修就蜷在窗边的单人沙发上。从张佳乐的角度看去,阳光给叶修镀上一圈光边,从头发到侧脸的轮廓,有规律起伏的胸口代表着他又睡着了。
  大夏天的不拉窗帘也不嫌热。张佳乐腹诽着走过去拉起窗帘,光线暗下来后觉得有些凉,便顺手将挂手臂上的队服搭叶修身上。
  衣服落在身上,叶修是有感觉的。他勉强睁开眼,看到来人的小辫子,开口:“唉乐乐真贴心。”
  半醒的嗓音有些低哑,就像猫尾巴扫在身上,有些痒。张佳乐看看叶修,对方说完这句就又睡了过去,脸侧一边靠在沙发靠背上。
  鬼使神差地,张佳乐倾下身靠近叶修,用指腹轻触上叶修的脸。
  很软。
  亲上去会怎么样呢?
  他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在叶修脸上小小的啄了一口。
  唔不仅软,还感觉有点甜。
  张佳乐拖来另一个沙发挨着叶修的,窝进去。整个房间里只有叶修和他的呼吸声。他靠着沙发,数着窗帘的摆动,眼皮开始沉重。
  方锐是第二个发现叶修的。他刚好从卫生间回来,瞥到叶修在休息室,窜回到房间拿了队服。又小跑到休息室,轻手轻脚的把队服搭在叶修腿上。自动忽略还有一大只睡着的张佳乐在旁边,方锐不负他猥琐方的称号,伸出两根手指先自己亲一下,而后压在叶修的唇上。
  “老叶哦,你都亲我了不负责可是始乱终弃啊……”一边这样低声嘀咕,方锐一边跟张佳乐一样拖个沙发,面对着叶修坐下。他把手抱在胸前,盯着叶修出神。
  半暗的环境下,男人的脸色苍白。闭上眼睛后的整张脸都十分安静,与平日半吊眼开嘲讽顺眼了不知多少。
……

  等张新杰和喻文州讨论完下一步战略安排往房间走时,不出意料的看见了睡着的叶修……和旁边俩也睡着的家伙。
  俩人对视一眼,同样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可奈何。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