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再拾年。

  • 无CP

  • 为盗八延伸,三叔那些番外出来的情况不算在内。

  • OOCOOCOOC重说三

  • ...请不要打我

  吴邪站在门前。

  那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青铜门前。

  松肩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包裹严密的鬼玺。

  十年了。

  大家都来接你了。

  我来替你了。

  吴邪望向身后。

  一群人在后面安静地等着。

  就连最能活跃场子的王胖子都难得的正经严肃。

  “哎唷我说你们能别搞得跟参加葬礼一样嘛。”吴邪低声念着。随即展开笑容。

  没人细数这笑里有什么感情,但吴邪体会的真真的。

  就像苦褐色的中药一样。

  但不管怎样,自己在这种时候还会吐槽,看来有些东西怎么着也不会变啊。

  把手里的东西契入门上的凹陷,完美的重合。

  吴邪屏住呼吸,借着腕力向里推。

  门,洞开了。

  呼啸的风灌进黝黑的洞,吹起的雪沫拂了吴邪一头一脸。

  就差把假发吹掉了,吴邪龇牙咧嘴的想。

  眼前的青铜门内部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吴邪没扭头就听见王胖子在不怕死的喊:“诶我说天真,你到底瞅见什么了啊,给哥几个说声儿别闷个屁不放啊!”

  这家伙就不怕喊出雪崩。吴邪无奈的转身,向着胖子一行人使劲摆手。

  摆完手吴邪径直拎起背包,走进门内。

  王胖子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一拧:“我操这小子屁都不放一个就往里冲,真出什么幺蛾子了我跟谁交代去!”

  嘴上是这么说,王胖子自己却也背起一身装备往山头爬,一边爬一边哼哼:“老嫌弃张起灵天天一声不吭自己干自己的,你他娘现在不也一个德行,得,谁叫胖爷我义气呢,逮到你俩可等我一顿训。”

  其他人没动。

  他们再清楚情况也无法感同身受。

  这只是这三个人的故事。

  也只有他们能解。

  这边王胖子还在爬山坡,那边吴邪在一片黑暗中摸索。

  什么都看不到,眼睛睁得再大看到的也只有无边的黑暗。

  仿佛堕入永夜。

  吴邪在背包中摸出几只冷烟火,打着了向四周扔去。他视线随着冷烟火移动。

  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烟火的颜色和无尽的黑暗,别无他物。

  吴邪心想,要在这地方呆十年,不是瞎子也得熬成瞎子,干脆让黑瞎子来守门得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就在他脑子里转两圈,也是他十年来改不掉的习惯。

  吐槽。会吐槽的吴邪才是吴邪。在伪装成三叔一段日子后,吴邪觉得一个人要改变特别容易。

  只要不认识自己。

  而现在,他不得不服,有些东西就跟刻骨子里一样,磨碎都碾不去。

  那就留着吧。

  吴邪低声念着,再度抬起步子往前方探索。

  不管怎么着,他得把张起灵给找出来。

  找出来?然后呢。

  送他回去。不过大概也就只能目送了。

  吴邪摸到一处石壁,他猜想,张起灵也许就在石壁后?可有打开的方法?

  他从背包摸出探照灯,摁开按钮。

  这一片顿时亮如白昼。吴邪提着灯开始沿着石壁走动。

  还没走两步,王胖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天真,你人呢!不理我就进来了啊,诶哟胖爷我可是好久没来过这地方了。”

  这家伙。吴邪无奈的撑着头,他现在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方位,王胖子要进来跟他走岔,再出什么危险,就不好了。

  他扭头冲着胖子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吼:“别过来,门口等着,一会儿我就出来了!”

  胖子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收拾东西。紧接着吴邪听见胖子大喊:“天真,胖爷我来了!”

  吴邪一拍石壁。果然是扯不住。他提起手里的探照灯向四周晃一圈,听到脚步声从一个地方传来,便把灯朝着一个方向放在地上。

  直到脚步声听的真切了,吴邪才发现问题。

  脚步声杂乱。

  那明显不是一个人的,而胖子可是没有四条腿还会不统一步调奔过来的。

  明显有一个脚步轻一些,收了些劲。

  吴邪下意识屏住呼吸摸到背包中的短刀,捏住刀柄。

  虽然黑瞎子说自己唯一擅长的就是逃跑,但现在他不能跑。胖子还在这里,一乱可就不好收拾了。

  较轻的脚步明显先靠近他,然后缓下来。

  在慢慢接近。吴邪作出判断,继续不动。他倒是看看这青铜门里面还有谁。

  张起灵。

  三个字突如其来的窜到他的脑海。吴邪开始懊恼自己还真是蠢,目标就是他怎么还给忘掉了。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呼吸其实已经开始乱起来。张起灵是他的好兄弟,但是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头黑发出现在灯光范围中。

  他猛地捏紧刀柄,却又一瞬间压抑下去。

  眼前这个一头黑发身着黑衫的家伙,有张吴邪再熟悉不过的脸。

  吴邪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没有发现哪怕是十年过去,张起灵黑衫不曾破烂毛发虽然浓密却也不到遮脸的地步,反而胡茬极短。

  他招呼一声:“张起灵?”

  来人瞥他一眼,开口:“你是谁?”

  老有人说心就跟泡凉水里一样。

  吴邪这么多年来最常觉得的是心里咯噔一声。现在他可是明白了心泡在凉水里是什么感觉了。

  哪怕是西王母那次失忆都没那么大震动。

  大概当时是觉得无论如何都会一起出去吧。

  “吴老狗三代,吴邪。”

  吴邪听见自己冷静异常的声音。

  既然有些事已定,再去多说,也是无用。

  他看见张起灵对他点点头,示意:“该你了。小心啊。”

  张起灵在光束里指了个方向,吴邪顺着走过去。

  真算是滚黑洞咯。

  王胖子好不容易喘着跑对地方:“哎哟我说天真,你跑什么搞得我还以为你来找我吓的我一直在听脚步声,你小子也不拿个灯...”

  话音戛然而止。

  天真?说吴邪?张起灵看着这个与自己应当是陌生的家伙,脑子却带着熟悉的感觉。

  应该认识?

  张起灵在进来没多久后就再次失忆,仅有的一点记忆荡然无存,除了偶尔的刺痛,什么都不存在。

  他摇摇头。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他现在该走了。

  抬起脚,向前。被扯住。

  张起灵扭头,是那个胖子扯住了他。

  “我说,天真...吴邪他进去了?”

  胖子的眼角发涩,这浑小子是真蠢还是实在啊。

  没听说过接人把自己给搭进去啊。

  张起灵点头:“对,该他了。”

  王胖子糊两把脸。

  要冷静。

  他看一眼四周,吴邪背进来的背包不在。

  嘿。王胖子还有点高兴,这小子还是有脑子的,不信他出不来了。

  他扭身走在张起灵前面:“小哥啊,胖爷我带你回家。”

  张起灵没应声,王胖子也没在意,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张起灵就跟着他。

  黑暗中,还有一双眼睛。

  吴邪看着他们离开,转身面对那堵石壁。

  换我,守十年。

  再十年。

  END。

  然后天真把青铜门里面炸了!

  铁三角一起吃!饺!砸!

  别信OrZ


评论 ( 2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