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露中】冬原03

  • 写作文的渣文笔

  •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幼耀设定。人类设定。

  • 我不知道怎么写了呢不如不写了吧

  • 懒癌大法好!拖延症赛高!(。      

  • 妈呀我忘加标签了

  白茫茫的雪覆盖了一切。连房顶都盖上一层雪白。

  房屋间的小道上,两个一大一小的原点在慢慢移动。

  然后过一会儿,两个圆点变成了一个圆点。

———散着发的小孩子拉着高个的俄国青年手在不停晃悠。伊万一开始只当是小孩子玩闹没在意。结果力度越来越大,颇有要把他的手摇出去的意思。  

  伊万停下脚步,扭头看向王耀。王耀正睁着大大的黑眸看着伊万。

  很可爱。这是伊万的第一直觉。王耀穿得毛茸茸的,眨着大眼睛看着人,确实像一只松鼠。

  但是总觉得这小子意图不止这么简单啊。

  果然,看了伊万不到十秒,王耀见伊万没反应,伸出双臂。

  抱。

  搞半天是想让我抱啊。伊万想着。然后一把抱起王耀。

  王耀不过十岁不到的孩童,抱起来更是小小的一团。加上他又穿着厚厚的棉袄。

  跟个小包子一样。

  手不经意碰到了王耀的虎头鞋,觉得冰凉。果然是担心的成真了。王耀的鞋大概被雪浸了。伊万皱眉,既然鞋子被雪浸了,为什么不及时跟他说?

  真是个够倔的家伙。

  伊万干脆把王耀的虎头鞋褪下来,袜子扯下来,然后把王耀的脚用自己的外套包住。

  干完以上事件的毛熊表示心情很好。  毕竟好久没有照顾过小孩子了。

  王耀发现了伊万这一系列动作,什么也没说。倒是把抱着伊万脖子的手再收紧了一些。

  伊万觉得脖子上的手臂收紧了一点。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腾出手来摸摸王耀的头。

  好软呢。伊万再次感叹。

  走路不到十分钟 ,便到了小屋中的一个。

  伊万放下拎的鱼笼,小心的护着衣服不被动作给抖开。万一抖开了,可就要把王耀给凉到了。伊万这么想着。

  用身体碰了碰门,然后门从里面被打开。  白金色长发的女孩从里面探出头来。

  “哥哥!”女孩看到伊万十分欣喜,小小的脸蛋儿被屋内暖和的炉火映的透红。女孩再一转眼,看到伊万手里抱着的王耀,白里透红的脸蛋儿上闪闪亮的紫眸瞬间黯淡下去,小嘴也瘪了下去。

  “哥哥。”话倒还是一样的,可是语气已经完全不同,带着一股子哀怨,“我去喊姐姐。”女孩转身向屋内跑去仿佛刚刚对哥哥归家的欣喜都是泡影。

  王耀看看女孩跑去的方向,又转脸看看伊万的脸,戳戳,开口道:“伊万,那是你妹妹吧,看起来似乎跟我差不多诶,你好像还有个姐姐?诶哟你真好啊。”

  结尾的“好”字让伊万觉得好像听一个要颐养天年的老人看着家里子孙满堂和和睦睦说着“真好啊”的错觉。这满满的欣慰感还有满足感是要怎样?他把疑问压回肚子里 。小孩子突然老成后一句话说不定就会想把他扔下来了。

  伊万没搭理王耀,径直抱着王耀进了屋子。

  王耀到屋子里的第一反应——好暖和。

  屋子不算很大,但也不显得拥挤,在窗外雪景的映衬下壁炉里的火跳动的喜人。深红色的沙发厚重,重重的红倒是让人生出一种温暖又安心的感觉。简洁的墙纸和干净的地板以及摆放合适的家具。

  王耀看着屋里的一切,觉得自己冻的冰凉的脸颊在回温,脚还揣在伊万的大衣里,已经觉得有些热了。

  家的感觉啊。王耀想着。他扭头拍拍伊万的脖子:“放我下来吧。”伊万这时已经抱着他走到了那深红的沙发旁,把他从大衣里掏出来,放在沙发的窝角处——这样会更暖和一些,伊万想。

  王耀刚在沙发上窝着个舒服的位置,一抬头便看到一双紫色的眸子,睫毛浓厚。

  然后白色衬衣就贴上他的脸。

  这是谁啊。王耀的脸被埋在衬衣里,脑袋顶上,一个声音欢快的说:“伊万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个孩子,软软的好可爱哦,你看他眼睛是黑的诶!”

  伊万好笑的把抱着王耀的人拉开,看到王耀的脸上都憋出了红晕,看向站在一边的人说道:“冬妮娅,你又把人憋着了。”

  “我…我,”那人很不好意思,“对不起!”她一下子低下头,冲着王耀。王耀愣了一下,唔不用那么抱歉吧只是被怀抱闷着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抬眼看向直起腰的那人,王耀头也不扭直接问:“伊万这是你姐姐吧。”

  那人紫色眸子和白金的发色跟伊万一模一样。即使男女差异的面貌也看得出来轮廓的相似。白衬衣搭着蓝色背带裤,胸前的两团……十分明显。

  刚才似乎就是那个闷着自己了。王耀面色有些怪异,不过自己妈妈的似乎也没那么大。

  得王小耀今年加了虚岁也就八岁就不讨论欧派大小的问题了。

  被唤作冬妮娅的女孩对着王耀笑笑:“你好,我叫冬妮娅,是伊万的姐姐,你呢?”

  “王耀。”

  王耀迅速的做了回答。这对他来说是很罕见的。虽然他不到十岁,但是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别人的问题他能回答的一定好好回答。但这次情况稍有特殊。他觉得有些热,而且有点想上厕所。

  扫了一眼屋内除了出口就看见一个门口对着屋里,但是王耀不确定走到里面后是什么情况,他下意识想拉住离他最近的冬妮娅问卫生间在哪里,手刚拉住就又放下,虽然知道是伊万的姐姐肯定是从小照顾伊万的,但是还是女孩子啊。王耀表示有点害羞。

  呵你在人脑袋上绑小辫就不害羞了【X

  他只好蹦下沙发。没穿袜子的脚触到地面,冻的王耀一个激灵。伊万眼疾手快一把把王耀从地上捞起来,问:“你干嘛呢?”

  王耀贴在他耳朵上不停地低声重复:“厕所厕所厕所厕所厕所。”伊万被吹的一耳朵热气,勉强算是听清了说什么,抱着王耀扭身去了厕所。

  伊万抱着王耀出了厕所后,冬妮娅坐在沙发上,顺势看了他们一眼。

  斯拉夫少女的嘴角开出一朵花,然后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伊万你…脑袋上哈哈哈哈哈……”

  伊万的脑袋上,一根黑色的头绳儿绑住了一缕头发,跟其他头发反方向立着。

  伊万还不知道,客厅里只有炉火在照耀人们的脸,他一脸的莫名奇妙。王耀则开始不停的挣扎。他稳住王耀,疑惑的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王耀仍旧在挣扎并喊着:“不伊万我觉得我是一个大孩子不用你抱了快放我下来!冬妮娅姐姐快来接我!”

  刚巧伊万的妹妹抱着一面镜子出来。

  tbc。

作的死,迟早是要还的。

熊孩子,要敢做敢当。

作死之前想一想自己跑得了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扎辫子的一头熊,巴扎嘿!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