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麻痹滚去睡。
长年不更新热爱屯文不发(因为都没写完(你
慎关
求你们评论你们这样还让我有种都是假粉的错觉(你

© 叭_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叶】前后桌

  • 全员办公室设定

  • 悄咪咪加个俩人都会手语的设定

  • 长久的复健

  • 大家有缘再见【不是】


现下是炎热的夏日,天空万里无云。

黄少天觉着自己看外面都有一层雾。

对就是那种灰尘多了积成一层的那种,偏偏还挡不住楼下停车场车面的反光。要瞎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动静儿特大的那种。以能把窗帘扯下来的劲扯上了窗帘,还收获了好多窗帘上的灰。

“咳咳…”黄少天被这灰呛着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过来查班的冯主任被他吓一跳,直问他怎么回事。黄少天咳的

不行说不出话只好打手语,非常可惜的是我们的冯主任不懂手语,黄少天只好去拽窗帘。窗帘没拽到倒碰翻了茶杯,被烫的一哆嗦的黄少天下意识摸耳朵往后跳又磕着了脑袋。

看着捂着后脑勺,手腕被冰袋敷着还得拖地的黄少天,方锐来了一句:“祸不单行啊黄少天。”

“少跟那儿看热闹,你真有心就帮我拖个地啊!你看我手腕被烫了还得拖地容易吗我。”

“哟我就不帮忙我就喜欢看热闹。”

“方锐你…”

大爷两个字还没出口,黄少天的扫把被人给接过去了。他抬眼一看,是叶修。

叶修特自然的接过黄少天手里的拖把,三下两下拖完地,拎着拖把就走了。

方锐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

“黄少天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背着组织偷偷干一些对组织不利的事了!”

“我才没……不对哪里来的组织!方锐你唬谁呢老叶对我好怎么着你眼红了科科!”

试探失败的方锐并没有气馁,他找上了放完拖把回来的叶修,“诶老叶你今儿怎么那么好心帮黄少天拖地了啊?”

“我那叫好心么,我这叫同事爱懂么。”叶修回了句垃圾话过去,手上没停,递了张纸给黄少天,让他擦擦眼睛。

叶修跟黄少天俩的桌子挨一块,抬脸儿就能看见的前后桌儿。

所以黄少天抖下来的灰叶修也是分享到了一部分,但叶修捂着嘴低咳了两声就帮黄少天去了,方锐光顾着看黄少天笑话就没注意到。

目睹了一切的张新杰的眼镜反射出光芒。

一个名为“叶修和黄少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讨论组活跃在除了当事人之外人员的电脑上。

张新杰

你们不觉得这一个星期叶修对黄少天都好的不正常吗?

张佳乐

诶哟没想到啊张副组是这样的人

方锐

啧啧啧张亚乐同学你自己的八卦心都快穿破屏幕来见我了

张佳乐

穿破你大爷!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方锐你怎么不说你也在这儿呢!

方锐

嗨呀我可是黄金右手,没有什么能逃脱黄金右手!

孙翔

这跟你看八卦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

方锐

哦哦哦枪王大大也在,翔翔你还小,不懂,叔叔不计较

张佳乐

方锐你贫不贫,张副组除了说了第一句到现在一句都没说,光见你刷屏了

张新杰

上个星期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

聚餐

方锐

不愧是枪王,行动力Max

江波涛

+1

喻文州

+1

王杰希

+1

韩文清

你们在干什么,现在是午休吗?

方锐

走!

张佳乐

啊!

多方会谈在韩组长的出面下被迫终结。

方锐和张佳乐还有幸感受到了韩文清的单独谈话。

据莫凡说,方锐回来之后一脸温良恭俭让的对着电脑写表格。林敬言表示,张佳乐回去之后嘤嘤嘤了十分钟。带喘的那种。

韩组长的威严真是非常厉害的。

参与会谈的其余人没有受到波及,脑子还没有当机。

这其中,人称荣耀科四心脏之一的喻文州正在沉思。

周泽楷给出的信息非常具有突破点。

在能影响这个星期叶修的非正常表现的时间段里,只有集体活动后的独处。并不是说没有两人直接独处的可能性,可要是直接独处的可能成立,少天完全没有跟方锐互相黑人问号的必要,依他的性子,他应该把方锐刺瞎。用秀恩爱刺瞎。

那聚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放慢打报告书的手,微眯起眼回忆。当时疯起来的不止方锐一个,肖时钦也不知道被戴妍琦灌了什么,跟上了方锐脑回路,俩人一唱一和,就差给个锤子一锤定音了。张佳乐跟这事没关系,他每次喝得最快倒得最早。叶修向来是拿着雪碧装白酒,端着葡萄汁做干红的....少天那天哪儿去了?

被叶修拖回去了。他俩住的近,每次下班都是少天去扯人回家。

喻文州敲字的手陡然加速,那就好说了。

喻.江户川.文州已经看破一切,打算安稳看戏。

不过总是要表示一下的,喻文州看看日历,送袋秋葵吧。

黄少天在见识到方锐和张佳乐的惨状后,抖抖索索的开始干自己的活儿,跟韩文清相关的事情他只要看看后果就可以了,他不想了解始末。

可是少天啊,这事跟你相关啊。

他偷偷从电脑旁的缝隙中偷瞄叶修那边的情况。

感冒药???

叶修什么时候感冒了我怎么不知道?!

黄少天准备起身去问,余光看见扫视的张新杰,他只得又坐下来,戳开叶修的聊天框。

黄少天

你咋了咋了咋了咋了咋了,我怎么看见你桌子上有感冒药?

叶修

哎哟你这是工作期间公然放羊啊。

黄少天

少跟我面前逃避重点!你什么时候感冒的我怎么不知道!

叶修

上星期吧,可能风吹的。

黄少天

现在六月份,均温三十度,你给我讲被风吹感冒了?你当我傻的?

叶修

嗯。

黄少天

嗯你大爷!

对话就进行到这儿了,叶修看着黄少天发过来的最后一条没有动。他切到另一个页面开始细化概念图。

他还真没骗黄少天,就算六月份的天,坐天台修一整夜仙也是够呛的。

不过就算拎着烟想了好几个小时,他也没想出什么来。

黄少天这小孩吧,可能精分成瘾。

说他蠢吧,他又是个切切实实的机会主义者,筹划方面没见他出过岔子的,可要说他聪明吧,就刚刚那连环事故,活像个猫被烧着尾巴乱窜的事后现场。

叶修觉得自己真看不懂这人。

所以对聚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更加耿耿于怀。

这小子,是酒后发疯见人就亲还是酒壮怂人胆呢?

……

那天晚上,叶修借着搀喝高的黄少天过去为由,提前脱离战场。本以为把这家伙叉回他床上就能回去安度夜晚,没想到自己又跳进了火圈。

黄少天那天泛红着个脸,硬把人给摁公寓门板上,楼道那面。

把叶修吓个够呛,老年人干不过醉酒青年的无脑蛮力,被暴力镇压也只敢采取怀柔政策——叶修伸出没遭禁锢的双手,试探着在黄少天肩上拍拍。被试探对象眉头一皱,脸呼地凑近,叶修被扑的满鼻子酒气。

于是叶修放弃用身体语言交流,他开腔:“少天啊,这在家门口呢,进去再疯好吗?”

黄少天也不知道听没听懂这句话,手反正是从墙上挪到了叶修胳膊上,变成了个尝试抓住栏杆的醉酒青年。

叶修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背着扭开门,把黄少天带进去。

也许是对自家地界儿总归是安心些,黄少天松开了捏住叶修胳膊的手。他有些蹒跚的向房间的方向走过去。

看着黄少天像只狗一样对着室内空气嗅嗅,并在沙发上蹭两下后,叶修打算离开。

啊,是打算。

因为黄少天除了狗一般的认知动作,还有猫一样的敏捷轻巧。

他越过沙发,从光净的玻璃茶几上滑过,一把抓住叶修的腕子。叶修被拽进屋子,下意识带住了门。

门的背面又被叶修贴住了,很对称。他又被摁在门上,黄少天贴近他的脸边。“叶修啊......”黄少天对着叶修含混的说着,温热的气流漫在叶修的脖颈处,硬生生熏出一片红。

叶修用手扳住黄少天肩膀,“诶少天,还认得我是吧,离我那么近头晕是吧,来先躺...”

着字来不及说了,黄少天的嘴凑在他脸上了。维持着“着”字口型的叶修在此刻只做的到眼部瞪大。他感受着黄少天的嘴唇在他的脸上来回摩挲,经过处留下湿痕,与初夏夜里的空气接触,带来凉意。

嘴唇终于寻觅到另一个嘴唇,它在另一个上摸索,没有察觉反抗后包裹住了对方。

男人的唇片不像任何恋爱作品中男女主接吻时描述的温软湿润。甚至是干燥。

但带来的刺激却远非“温软湿润”所能描述的,酒精带来的冲击使黄少天的大脑混混沌沌,困于三大难题之中,而这个自己主动索取的吻则让他的脑内溢满粉红色。

尽管脑子仍不是很清醒,但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一种浸泡于温热水中的惬意。或者说是幸福感。

然后黄少天就在幸福的粉红色中睡去了。

有的人睡了,有的人还醒着。

宴会于叶修而言是一堆菜和雪碧可乐葡萄汁,这些东西对他的最大冲击力也就是膀胱膨胀,所以意识也是绝对的清醒,对肢体也有着正常的操控力。早在黄少天嘴唇在他脸上磨蹭的时候叶修就缓了过来,一开始还寻思这小子逮着人就发酒疯呢,就没推开,打算等这个小同志酒醒了开他玩笑。

但是等黄少天吻住他的嘴时,叶修内心巨震。这个醉酒路数太邪乎了,难以预测,而且罪魁祸首还亲着亲着就睡着了。

他当自己在干吗?吃饭也可以吃一半睡着吗?

之后的事情是顺理成章的把黄少天抬回床上,自己再走上天台思考人生长达一宿了。

……

上午事务基本处理完毕,办公室三三两两的出去觅食。叶修还瘫在桌子上,就见黄少天探过身拎走屏幕旁放着的感冒药,扯开说明书开始研究。

叶修静止了五分钟,然后坐起来在抽屉里翻出两块巧克力,一块自己咬开包装袋塞进嘴里,另一块顺着说明书放,让黄少天接了个手忙脚乱。

等黄少天研究完说明书抬起眼,叶修含着巧克力对着他做手语

【去哪吃?】

“老地方呗,你嗓子哑了?”

【没有,走吧】

“诶你说你这人把话说清楚好不好,六月天你还得风寒感冒,可把你能耐的,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上天了?”

叶修摆着手,先黄少天一步下楼去了。

黄少天把说明书塞回药盒,扭头看了一眼窗帘,也跟着出去了。

tbc


评论
热度 ( 4 )